寧波中百的“徐翔事件”危機 管理層或將大洗牌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分分时时彩_玩分分时时彩的网站_玩分分时时彩的平台

  徐翔家族帝國的轟然倒塌,在A股市場一石激起千層浪,而寧波中百(60 0857)更是處在輿論的暴風眼。只有兩年的時間,徐翔家族耗資數億元,利用各種資本手段瞞天過海,安排親信一步步進駐寧波中百,將它收入囊中,並讓他的父親徐柏良成功上位。曾經鮮為人知的工大首創(寧波中百前身),也因澤熙概念而紅極一時,但現如今,又因“徐翔事件”而陷入危機。隨著徐翔家族上演的資本遊戲敗露,在公司第一、二大股東股權被凍結的情況下,寧波中百的管理層會否再次出现變化,公司經營怎么才能 才能 發展以及未來否是會迎來新的主人,一系列的問題都表明,寧波中百似乎正在面臨著一場新的危機。

  借司法拍賣初入寧波中百

  寧波中百與徐翔搭上關係,還要從2014年初的一場股權司法拍賣説起。

  時任寧波中百第一大股東哈爾濱工業大學八達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八達集團”)因股權質押合同糾紛一案,使所持有上市公司15.69%的股權在2013年6月14日被法院凍結,隨後在11月,原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龔東升因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被雲南省公安廳直屬公安局拘留審查。正是這樣一家問題公司,引起了徐翔家族的注意。

  由於被執行人八達集團在限期內未能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所持有的股權被強制變賣,而接盤方正是徐翔的父親徐柏良實際控制的上海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澤添”)。

  2014年1月24日,八達集團與上海澤添簽訂了股票轉讓協議,徐柏良以雙方商定的每股9.1元的價格,耗資約3.2億元受讓了原八達集團持有的寧波中百所有股權,並以15.69%的持股比例成為寧波中百的第二大股東。前要注意的是,在最初的權益變動書中,上海澤添稱受讓股票的目的是為了獲得較好的股權投資收益,然而從後來逐步读懂上市公司控制權的結果來看,徐翔家族從起初就和市場説了謊。

  雖然此後在寧波中百大股東雅戈爾(60 0177,股吧)的不斷減持下,上海澤添被動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但会 由於在董事會話語權有限,且持股佔比並不高,無法主導股東大會,很多 上海澤添還並一定会 寧波中百的控股股東,2014年年報中,寧波中百也表示,公司暫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也正是因為没有,徐翔家族開始謀劃怎么才能 才能 真正读懂寧波中百的控股股東地位。

  安排“馬甲”暗中持股

  2014年7月17日晚間,寧波中百發佈公告稱,公司第二大股東雅戈爾與自然人竺仁寶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轉讓持有的剩餘上市公司完整性股權,佔公司總股本的8.42%,轉讓總金額約2.27億元,自然人竺仁寶的名字第一次再次出现在了資本市場。

  此前幾乎在資本市場没得任何留名的竺仁寶总是读懂2.27億元接盤雅戈爾成為寧波中百的二股東,但会 從僅有的公開資訊中可不前要看到,竺仁寶1942年生,接盤時已是72歲高齡,七旬老人攜鉅資入駐寧波中百在最開始就曾引起市場關注,而後來他的一系列舉動更是充滿了疑問。

  竺仁寶成為寧波中百第二大股東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很多 罷免寧波中百原董事張淑惠,並提名邵昌成為公司董事,而前者很多 帶領著很多 兩名董事在董事會上一块儿公開反對澤熙派徐峻在擔任公司董事長的一块儿兼任公司總經理的代表。剛成為寧波中百二股東的竺仁寶,在市場認為還未好好認識上市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管理決策時,本著股權投資的意圖卻总是使出殺招,市場對此紛紛猜疑。

  戲劇性的是,就在市場紛紛猜測竺仁寶的用意時,他卻在提交議案後不久又立刻表示撤銷該議案,此後,竺仁寶便再無大動作,而此次鬧劇也逐漸被淡忘。不過,隨著近日竺仁寶的持股被公安部凍結,當初充滿疑問的舉動也似乎找到了答案,有業內人士認為,竺仁寶或許是徐翔家族在寧波中百中的一個“馬甲”,目的是替徐翔家族持股而達到掌控大局的目的。

  費盡心機成功上位

  實際上,為了读懂寧波中百的控制權,徐翔家族還費了很多 心機。在上海澤添披露權益變動書只有一個月,寧波中百原董事胡慷和曾令國集體提交了辭職報告,导致 分析則是“為配合公司管理前要”。蹊蹺的是,在同一天,上海澤添利用大股東的地位,一下提出了四份臨時議案,其中一份是關於解除龔東升公司董事職務的提案,另外三個則是增補選舉公司董事的提案。上海澤添推舉的三位公司董事分別為徐峻、魯勇志和史振偉,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每人平均具有上海澤熙投資的背景,都曾經可能正在徐翔的公司工作。

  而在今年11月4日,寧波中百在就徐翔被查發佈的説明公告中曾表示,“董事長徐峻和實際控制人徐柏良暫時無法取得聯繫”。由此可見,當初上海澤添提名的徐峻等人可謂是徐翔家族的心腹。而在隨後召開的股東大會上,三每人平均成功進入公司董事會,這也為徐翔家族成功易主寧波中百埋下了伏筆。

  2015年4月15日,寧波中百完成董事會換屆,寧波中百董事會九名董事席位中,除了黃炎水外,很多 八人都和澤熙可能徐翔有關係,屬於徐翔係,就連三位獨董一定会 上市公司大恒科技(60 0288,股吧)中擔任獨董,而大恒科技的實際控制人很多 徐翔母親鄭素貞。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在董事會上投反對票的三名董事最終没得一人能留在現任董事會,而投棄權票的獨董郭萬達也在不久後主動辭職,而投贊同票的黃炎水留了下來。

  因為成功推薦當選董事超過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的一半,上海澤添被認定為寧波中百的控股股東,徐柏良成為寧波中百實際控制人。而上海澤添僅以只有16%的持股就成功掌控寧波中百,顯然背後有竺仁寶你你你这种二股東的鼎力支援。

  管理層或將大洗牌

  就在徐翔家族读懂寧波中百實控人地位從而借助你你你这种平臺可不前要進行一番資本運作時,徐翔被抓終止了所有幻想,而事件對寧波中百等徐翔概念股的影響則不僅僅局限于短期的股價下跌,對於公司未來經營上,或許也將再次出现一系列的影響。

  “寧波中百股東股權被凍結,目前還並没得表明凍結的导致 分析,而對於上市公司來説,股東股權遭到凍結最壞的結果很多 股東變更,可能會涉及到強制賣出等法定義務。”上海東方康橋律師事務所律師吳立駿表示。

  而實際控制人的變更對於上市公司經營戰略決策上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上海澤添和竺仁寶之間可能位于著一定的關係,但会 卻总是没得進行披露,這也被市場認為可能涉嫌違規代持,而這也可能對寧波中百産生一定的影響。

  “大股東和二股東有可能位于一致行動人關係,未披露一致行動人關係會涉嫌構成虛假陳述,但並不會影響持股的合法性。”上海傑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表示,“可能因為隱瞞一致行動人關係而導致該回避表決的股東大會決議可能董事會決議未回避表決,則相應決議的表決程式違法,決議效力存疑,很多 不牽扯前要回避表決的決議效力並不受影響。”

  而從竺仁寶成為第二大股東以來,股東大會上並没得審議任何關於大股東上海澤添應該回避的議案,一块儿吳立駿也表示,股東因為涉嫌代持而未進行披露很多 資訊披露上的違規,對於股東大會上審議通過選舉的董事並不會受到影響。

  “可能真的是涉嫌違規代持,最終處罰的應該是個人。”吳立駿表示,目前對於寧波中百來説,董事會成員基本上一定会 徐翔係,可能將來面臨著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變更,公司現任董事會和管理層或又面臨著洗牌。

  針對以上疑問,北京商報記者曾致電寧波中百證券事務代表,不過對方卻表示,“短時間內公司不接受採訪,因為有很多 事情我們也我没得乎 ”。而當被問及公司否是提前就知道徐柏良與徐翔的關係時,對方回答稱“公司也我没得乎 ”。一块儿,該證券代表還表示,寧波中百目前經營一切正常,相關資訊一切以公告為準。